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網路投稿
電子期刊

本期期刊2017年12月35期 -

  「蕃語講習」:日本時代理蕃警察的臺灣原住民語言訓練(二)  文/石丸雅邦

石丸雅邦

慈濟科技大學全人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專長為政治經濟學、比較政治、日本研究、臺灣史、民族學、語言政策等。

 

 

 

「蕃語講習」:日本時代理蕃警察的臺灣原住民語言訓練(二)

 

(二)警察語言講習制度的變遷

針對巡查的講習,領臺初期並沒有由總督府設法條加以實施。相對的地方縣廳比較早,其中有領臺第二年即一八九七年時月臺南縣發布的「巡查講習概則」,講習內容是「操銃」、「擊劍」、「臺灣語」三科。(註1)「臺灣語」演習時間是每堂一小時以上,一個月十次以上,(註2)每年兩次對講習會員實施考試,依其結果製作每個考生的「試驗成績考科表」,將它交給縣廳警部長,(註3)警部長則依試驗成績考科表判別該考生的等級,其等級是從一級到五級。(註4)

一八九九年九月臺中縣發布「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註5)它規定講習是工作的一部分,講習對象是警部、土語通譯兼掌者、以及三十歲以上之的志願巡查。(註6)講習場所是辯務署及警察官吏派出所,(註7)講習係(教官)是由辯務署長從職員中任命,依情形本島人擔任補助(助教)。(註8)講習科目是(一)會話、(二)翻譯及作文、(三)工作上需要的「熟語」(idiom)。(註9)講習時間每天兩小時,(註10)講習期間是一年。(註11)講習生每兩個月接受考試一次,講習結束時考修業試驗。(註12)講習費用是講習生自己負擔。(註13)

總督府實施臺灣當地語言講習比地方政府晚許多,遲至一九〇四年十一月才發布「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註14)制定該規定的理由是:

「尤其土語及國語的講習是最緊急的,實際上在有些地方廳設置規定,但至今並未所有的廳實施該規定,因此通過各廳設置該遵守的規定,厲行之,是在警察事務的發展上不可缺少的」(註15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講習內容是土語(即臺灣本島語言)或國語(日語)、法令及例規、武術及施繩法、外國語其他在職務上必要事項等。(註16)講習是由警務課及支廳的講師、助教或助手來負責,講師由判任官以上的官員擔任,助教由巡查擔任,助手則由巡查捕擔任,均由廳長任命。(註17)

講習時間每天一小時以上,一小時以內的話仍可以算在工作時間。(註18)在廳或支廳所在地之外的地方工作者(則「外勤」)是為「點檢」或「訓授」,召集於廳或支廳所在地時進行講習,之外的時間各自進行講習。(註19) (註20)巡查及巡查補每年六月和十二月兩次受試驗(考試),被作為「考查」(考績)的參考資料。(註21)一九〇六年八月四日民政長官發布通達,命令學術講習試驗的結果必須下月十號前向警察本署提出,其成績備分為甲、乙、丙。(註22)因為外勤者是自行進行講習,並非跟從專門的講師學習,所以其效果是可疑的。這些講習的效果影響到考績,所以對外勤者而言升等相當不利。

「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的施行規定是由各廳自己制定,它比「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還詳細,如在一九〇五年臺中廳所制定的「臺灣總督府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施行細則」中,規定在廳警務課支廳具備講習日誌、「出席簿」(出席記錄表)、相關講習的「書類編」(文件)(註23),在講習日誌中必須記載講習日期、講習科目、缺席講習者的姓名及其理由。(註24)

一九一六年發布「地方警察配置及勤務規定」時,學術講習規定於第三十五條中,施行細則就以同規定第四十六條規定委任州知事或廳長,而廢止「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註25)如此改革也是田健治郎改革的一部分。

關於蕃語講習教材部分,官方出版了各語課本。「泰雅族」的語言部分,有:飯島幹太郎《黥蕃語集》(1905(註26)、馬場藤兵衞《タイャル語典》(1931(註27)、二宮力編《セータツカ蕃語集》(1932(註28)、臺灣總督府編《アタヤル語集》等。(註29)布農語部分,有:臺總督府蕃務本署《ぶぬん蕃語集》(1910(註30)、二宮力編《巒蕃ブヌン語集》(1932)等書。(註31)排灣語部分,有:警察本署蕃務課《パイワン蕃語集》(1909):(註32)臺灣總督府編《パイワン語集》(1930)等。(註33)其他還有臺灣總督府蕃務本署《アミ蕃語集》(1910)、(註34)臺灣總督府編《アミ語集》(1933(註35)等。另外一九三二年花蓮港廳出版的《花蓮港蕃語集》收録太魯閣語、布農語、阿美語。(註36)相對地,人數較少的鄒語、魯凱語、雅美語、卑南語等語言僅有語言學者的學術研究著作而已,如小川尚義、淺井惠倫《原語による臺灣高砂族伝説集》(1935)、安倍明義《蕃語研究》(1930(註37)等。雖然鄒語仍有由俄羅斯語言學者聶甫斯基(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Невский)的《鄒語方言資料》(1935),但它以俄語出版,對理蕃警察職員學鄒語的幫助相當有限。(註38)還有未出版的蕃語集,如:由撫墾署署員進行調査、編川的「蕃語編纂方針」蕃語集,(註39)以及丸井圭治郎編「タイヤル蕃語集」(泰雅蕃語集),(註40)但畢竟這些書均未出版,其蕃語訓練上的影響力可能有限。

「泰雅語」、布農語等語言的課本被出版這麼多的原因,也證明這些語言的研習比少人口語言被總督府重視。出版年代均集中在一九一〇年前後及一九三〇年初。一九一〇年則由佐久間左馬太推動「五箇年計畫理蕃事業」的時候。在「五箇年計畫理蕃事業」中,主要討伐對象是「北蕃」:泰雅、賽德克、太魯閣、乙級賽夏各族。從此可知,官方出版蕃語集的取向與理蕃政策相當有關。

除了官方出版的各種課本之外,還有各單位自編的教材。其他在臺北州一個月發行兩次的「學術講習用蕃語資料」,在臺中州也有發行課本的計畫。臺北州所編的蕃語資料中,對於傳統部落社會不存在的新事物依照族語的邏輯創新詞彙,如:yanmiri(ャンミリ)=日式短布襪(足袋)、makkawasangassaru(マッコワサンガッサ?)=學校、makkowasangubiyan(マッコワサング?ヤン)=夜學、simityattokawasukani(シミャット カワス カニ)=新年等。(註41)

(三)從井上伊之助日記看蕃語「一般教養」

井上伊之助是基督徒,他父親因衛理事件被殺,(註42)他為「報仇」而決心對臺原住民傳教。井上伊之助於明治四十四年(1911)十二月二十日,接到擔任蕃地事務囑託並派至樹杞林支廳蕃地「加拉歹蕃人療養所」的命令。(註43)他主要活動於現在新竹尖石鄉泰雅族地區,因此其記述多半都是有關泰雅的事。井上伊之助積極學習泰雅語,並一直向當局遊說取得蕃地傳教的允許,但卻無法如願。直到第二次大戰戰敗,井上伊之助一直以醫生的身分為臺灣蕃地教化事業盡力。(註44)

井上伊之助在一九一二年四月十四日的日記寫道,上午走山路到「加拉歹」社(カラパイ:klapai)出診,中午回來吃午餐之後,下午的時間都花在讀書和蕃語研究。(註45)從這裡記載可知,除非有病人去治療,井上伊之助有時間可以學蕃語。例如,一九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與井上伊之助很熟的本田巡查被馘首了,此日因為下雨的緣故,井上伊之助沒有出門,他在家裡讀書和泰雅語研究。(註46)一九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井上伊之助要到「西拉克」社(シラツクSirak)看頭目yagui kôyôヤグ ーヨー)的病,但因為受到線外蕃經過附近的消息,緒方警部建議等到下午或明天才去出診,因此井上伊之助回去做「蕃語研究」,到三點確認安全再出發。(註47)一九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的日記記載,下午時,井上伊之助讀書及訓練泰雅語,並照顧小孩。此時井上伊之助妻子到平地接受治療,此日她回到蕃地的井上伊之助身邊。(註48)

一九一六年一月三十日的日記記載,此日也是井上伊之助治療幾名族人、訓練泰雅語、讀書的時間。(註49)

從他日記可知,井上伊之助只要有時間就練習泰雅語。在補充講習中,訓練公定時間雖然是每天一小時,但他生活中不一定全天有病人找他,有空閒時他並不受公定時間的約束,花了一小時以上的時間練習泰雅語。井上伊之助每天學習泰雅語的訓練屬於補充訓練的一般教養。同樣情形,例如一九二八年在花蓮港研海支廳擔任警察的梅原經五郎的資料。他剛赴任時幾乎不會「蕃語」(即太魯閣語),因此每天學習。(註50)

從井上伊之助日記仍可看出,蕃語一般教養的問題。一九一三年在角板山開設蕃語講習所時,教導井上伊之助學泰雅語的緒方正基警部被任命為教官。井上伊之助說,他向支廳長請求讓他入所,但還是沒有申請到,覺得非常可惜。井上伊之助認為,若緒方警部在他旁邊,儘管沒有讀蕃語講習所仍可以向他請教,但緒方警部去了角板山之後,井上伊之助說「萬事休矣」。(註51)緒方警部離開之後,井上伊之助學習蕃語的方式是帶著書到院子裡,找當場的族人跟他們練習泰雅語。(註52)相較於井上伊之助有緒方正基這位好教師,梅原經五郎僅寫道靠自己學習。(註53)

日本「內地」人學習臺灣原住民語言時,得克服的困難不少,除了如上述教師不足的問題之外,語法和發音方面日語和臺原住民各語之間的差異很大。如井上伊之助在日記記錄跟族人學習泰雅語的情形,他赴任蕃地的第二天(1222日)剛好來到住所的族人問在其室內的物品用蕃語怎麼說。如(1)「ランプ」(燈)=piiraoピ—ラオ)、(2)「茶碗」(飯碗)piyatoピヤト)、(3)「着物」(衣服)=rukkushiルツクシ)、(4)木=kaonekuカオネク)、(5)「子供」(小孩)=rakkeラツケ)等。井上伊之助感到,單詞比想像還容易學起來,但會話不容易,尤其發音部分相當困難。(註54)臺灣原住民的語言中有許多日語沒有的發音,對日本人而言學習並不容易。再加上依移川子之藏、馬淵東一、宮本延人,井上伊之助工作的加拉歹社並不是在泰雅族中人數最多的SǝqoleqSquliq、賽考利克)系統,而是Tsǝ'ole?C'uli、澤敖利)系統,(註55)而且賽考利克系統都講同一個語言賽考利克泰雅語,澤敖利系統有澤敖利泰雅語、宜蘭澤敖利泰雅語、汶水泰雅語、萬大泰雅語、四季泰雅語等,內涵相當複雜,加拉歹社則屬於澤敖利泰雅語。主流的賽考利克泰雅語有臺北帝國大學言語學研究室教授小川尚義與yajitsu beriya等人寫的《アタヤル語集》(泰雅語集),相對地澤敖利系統則缺乏教材。從此點可知,井上伊之助學蕃語是相當辛苦的。

另外仍有教材方面的困難。於日本時代,出版的臺灣原住民語言相當有限。如上述,官方出版的蕃語集特別集中在「泰雅族」群的語言。加上臺灣原住民各語內部的方言又相當多,可推測如井上伊之助及梅原經五郎,理蕃警察職員們邊自編教材邊訓練。(註56)

 

 

 

 

因網頁篇幅限制,故本文分為四則呈現。

 

 

 

 



(註1) 依「巡查講習概則第3條」。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5卷,頁714

(註2) 依「巡查講習概則第5條」。同前註。

(註3) 依「巡查講習概則第3條」。同前註。

(註4) 依「巡查講習概則第3條」。同前註。

(註5) 依訓令第90號。同前註,頁916

(註6)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1條。同前註,頁916

(註7)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2條。同前註。

(註8)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3條。同前註,頁917

(註9)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4條。同前註。

(註10)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5條。同前註。

(註11)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7條。同前註。

(註12)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8條。同前註。

(註13) 依臺灣官吏土語講習規程第15條。同前註。

(註14) 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5卷,頁714-715

(註15) 原文為:「…..殊に土語及囯語の講習に就ては最も急要とする処に有之現に地方庁に於ては之が規定を設け之を励行するは警察事務の発達上缺くべからざる…..」。同前註。

(註16)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1條。同前註。

(註17)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2條。同前註。

(註18)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3條。同前註。

(註19)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4條。同前註。

(註20) 外勤者在各地派出所、駐在所、及警察官署工作。相對地,在廳或支廳所在地的警察本署工作者稱為內勤,主要內容是庶務:記錄、會計、統計等,後者是治安等,其他:刑事、防止犯罪、高等特務、翻譯、武術教師、指紋、攝影、速記、法庭、車站管制等。因為統治不同民族的緣故,臺灣警察服務內容與內地警察之間有差異,臺灣警察仍有警備、巡邏(警邏)、戶口實際狀態調查、保甲監督、臨檢、視察等。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臺灣の警察》,頁98-99

(註21)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5條。臺灣總督府警務局:《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5卷,頁715

(註22) 同前註。

(註23)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11條。同前註,頁716

(註24) 依廳警察官吏學術講習規定第12條。同前註。

(註25) 根據訓令第177號。同前註,頁717

(註26) 飯島幹太郎:《黥蕃語集》(臺北市:台灣總督府民政部警察本署,1906年)。

(註27) 馬場藤兵衞:《タイャル語典》(新竹州警察文庫,1931年)。

(註28) 二宮力編:《セータツカ蕃語集》(臺中市:台中州警務部,1932年),序頁2

(註29) 臺灣總督府編:《アタヤル語集》(臺北市:臺灣總督府,1930年)。依據凡例,實際上的作者是小川尚義。日本時代的「泰雅族」除了泰雅族之外,仍包含賽德克族及太魯閣族。

(註30) 臺總督府蕃務本署編:《ぶぬん蕃語集》(臺北市:臺灣總督府蕃務本署,1910年)。

(註31) 《巒蕃ブヌン語集》的調查者是金須文彌和片倉哲雄。二宮力編輯,《巒蕃ブヌン語集》

(註32) 它是從森丑之助所調查的《臺灣蕃語集》中摘錄重要語種及語法例子,是為了提供練習蕃語方便。臺灣總督府警務本署編:《理蕃誌稿》,頁676

(註33) 臺灣總督府編:《パイワン蕃語集》(臺北市:臺灣總督府,1930年)。依據範例,實際上的作者是小川尚義。

(註34) 它是與《パイワン蕃語集》一樣森丑之助調查為基礎。

(註35) 臺灣總督府編:《アミ語集》(臺北市:臺灣總督府,1933年)。依據範例,實際上的作者是小川尚義。

(註36) 江口貞吉等著;花蓮港廳警察文庫編:《花蓮港蕃語集》(花蓮港廳警察文庫,1932年)。

(註37) 安倍明義編:《蕃語研究》(臺北市:蕃語研究會,1930年)。

(註38) 聶甫斯基《鄒語方言資料》的中文翻譯本為:聶甫斯基著,白嗣宏、李福清、浦忠成譯:《臺灣鄒族語典》(臺北市:臺原出版社,1993年)。

(註39) 關菸「蕃語編纂方針」下的蕃語集編輯與出版情形,在三尾祐子〈「蕃語編纂方針」から見た日本統治初期における臺灣原住民語調查〉(2009 年)中已有相當詳細的描述,請參考它。三尾祐子〈「蕃語編纂方針 」から見た日本統治初期における臺灣原住民語調查〉,頁115-175

(註40) 丸井圭治郎編:「タイヤル蕃語集」(出版地不詳:出版者不詳,1915年)。

(註41) 理蕃の友:〈蕃語研究熱の勃興と希望〉,頁10

(註42) 衛理 (ウイリ一:wirii ) 事件是一九O六年七月三十一日二十五名內地人被衛理社人獵殺的事件,受害者中有除了花蓮港支廳長大山十郎警部和一名巡查之外,其他都是替賀田組製腦所工作的人:六名賀田組員、其他木匠、泥瓦匠、工人、雜務等十名工人、十名腦丁。生存者僅有一名巡查、太魯閣公學校的一名雇、一名腦丁。臺灣總督府警務本署編:《理蕃誌稿》第 1 卷,頁750-751

(註43) 井上伊之助:《臺灣山地傳道記》,頁22

(註44) 關於井上伊之助和他日記,筆者已在論文探討過,請參照:石丸雅邦:「理蕃職員日記一一-以井上伊之助日記為例 」,發表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中興大學歷史系合辦《「日記與臺灣史研究」學術研討會》(國立中興大學綜合教學大樓13樓國際會議廳,2010820日)。

(註45) 井上伊之助:《臺灣山地傳道記》,頁46

(註46) 同前註。此本田巡查全名為本田廣,明治二十年出生的熊本縣平民,於四月十五日在新竹廳「 ヤバカン (yabakan: 野馬敢)溪輸送(運送)路時遇「蕃人」狙擊而戰死 。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5卷,頁1238

(註47) 井上伊之助:《臺灣山地傳道記》,頁48

(註48) 同前註,頁54

(註49) 同前註,頁90

(註50) 山口政治:《東臺灣開發史》(東京都:中 詣資訊, 1999年),頁132

(註51) 井上伊之助:《臺灣山地傳道記》,頁48

(註52) 同前註,頁67

(註53) 山口政治:《東臺灣開發史》,頁132。但不代表教導他的人完全不存在,也許山口政治沒寫而已。

(註54) 井上伊之助:《臺灣山地傳道記》,頁24

(註55) 移川子之藏、馬淵東一、宮本延人:《臺灣高砂族系统所屬の研究》(臺北市 :南天書局,1996年),頁60-61,別冊頁81

(註56) 關於蕃語集,筆者於研討會發表論文。請參照:石丸雅邦 :〈理蕃警察蕃語教材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