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歷史期刊

原住民族語言使用限制之歷史真相(2018/1036期)
本期專題著眼於臺灣戰後時期「推行國語運動」政策對原住民族語言使用限制的影響,透過自1950年代臺灣原住民族國語政策的概述,以及政府公文書的爬梳,勾勒整體政策執行脈絡,以理解原住民族語言流失的原因。此外,也介紹原住民族語言文字系統的發展演變,與探究1951年至1958年山地教育教科書的編輯理念及態度,更藉由老照片講古,述說當時在國語和族語間不斷轉換而後回歸族語文化復育的時代樣貌。
原住民族語言發展中的他者與自我(2017/1235期)
在第一個統治政權到來台灣之時,台灣原住民族的語言處於強調聲韻運作、而非文字的時期,因而並未發展出表音或表意的文字系統。隨著歷代政權的語言政策介入,留下了原住民族語言各個時期的樣貌、也進而影響原住民族語言的發展。
本期專題關照的是:一、原住民族語言發展中的「他者」如何作用:荷蘭人統治之下發展的臺灣教會語言如何推展?日本時代理蕃警察所接受的原住民語言訓練如何進行?以及,二、原住民族主體「自我」的應對和回應:原住民族語言的書面化及語言活力如何展現?以宜蘭泰雅族的克里奧爾語為例,原住民族如何在社會文化鉅變的背景下,依舊保留其語言的韌性和彈性?
族群邊界的互動、變遷與重構(2017/1034期)
20世紀以來,透過學術調查的分類、政府的民族識別工作、以及族人自我的認同歷程反覆形塑,台灣原住民族成為現今被認定的16個族群。本期欲呈現原住民族社會的發展過程中,跨族群的文化互動、生計樣態和變遷、族群身份的形成和構建。
本期專題透過鄒族的赤崁經驗,述及鄒族遷徙路徑與途中族群的關係;以及噶瑪蘭、撒奇萊雅、阿美族族在歷史上交纏的對峙與共生;更有噶哈巫族族與賽德克族間頻繁的交易、馘首;甚而,南投布農族傳說綠豆的種子與名稱來自於西拉雅族、目前還成為一家姓氏;最後以「誰是斯卡羅?」的提問,重新審視恆春半島複雜多樣的族群關係和身份實踐。
原住民族的土地實踐與變遷(2017/0833期)
在各族群的神話傳說中,小米的出現既是神靈的迴返、又彷彿是在異空間的探索經驗;邁入市場經濟和國家治理的巨輪之後,作物、土地與人的關係重新被鏈結,高雄布農族拉芙蘭部落和尖石泰雅族那羅部落的經濟圖像,分別經歷了南橫公路的開通、和艾莉風災的摧毀,並都面對勞動力外流和產業急遽汰換的危機;後者的案例裡,更提出了以「階級」視角來觀察和理解當前土地利用面貌的嘗試。
在族人為了維生所做出的選擇中,如何呈現出文化機制存續的韌性和困境?勞動關係和資本的運作是如何從傳統的社會關係轉化而來?接續著前兩期從地圖出發的空間歷史、到傳統領域調查過程中的思辨,本期專題從粟作、青梅到溫泉觀光,讓我們來細讀族人的土地實踐和部落歷經的產業變遷。

(封面照片:「家在南沙魯」粉絲專頁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