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網路投稿
電子期刊

本期期刊2012年12月6期 -

  菲律賓原住民的臺灣經驗  文/陳宗仁

 

西班牙人佔有臺灣北部的16年期間,菲律賓原住民被徵調來臺擔任士兵、工匠的人數,遠超過西班牙人。他們有些人不堪勞役,逃離堡壘,,消失在臺灣原住民的村落……

 

圖一菲律賓人來臺灣工作,時間要追溯到17世紀初。1626年西班牙船隊載著數百名士兵,占領臺灣北部的基隆港時,就有菲律賓人參與其中,他們是西班牙人的雇傭兵、勞工。西班牙人從歐洲母國前往美洲、菲律賓或世界各地時,他們人數過少,在各個殖民地都必須仰賴當地人提供勞力,如強迫美洲印地安人開採銀礦,否則就要輸入外來勞工,如所謂的「黑奴」。

西班牙人來到菲律賓後,會雇傭當地住民當兵。所以西班牙人占領雞籠(今基隆)、淡水時,除了有西班牙軍官、神父及士兵外,亦有不少菲律賓士兵與勞工到臺灣來,他們主要來自呂宋島的PampangaCagayan這兩個地方。Pampanga位於呂宋島中部,南端瀕臨馬尼拉灣;Cagayan位在呂宋島北端,有一個唐人熟知的港口,叫「大港」。

西班牙占領臺灣初期,西班牙士兵較多,約有二百人,菲律賓人大概有一百人或百餘人。菲律賓士兵會擔任衛哨的工作,和西班牙土兵一樣參與作戰;但也有些菲律賓人要與唐人、罪犯一起修築雞籠、淡水的堡壘、教堂及房屋。

這些菲律賓人隨著西班牙人來臺,有些因水土不服,和西班牙人一樣,病死於臺灣。有些人會逃離堡壘,進入臺灣原住民的村落,若沒有被西班牙人找到,他們也許就定居在臺灣某個村落裡。有些則逃至荷蘭人控制下的大員港(今臺南市安平),1631年有個案例:6個菲律賓人逃到大員港,荷蘭人藉機詢問基隆堡壘的情況,如西班牙人有幾門砲,城牆修建的進度等問題;荷蘭人也抄下他們簡短的自述,據這6個菲律賓人說,他們是被西班牙人用漂亮的承諾騙到臺灣,有的是6年前被帶到基隆,有的是兩年前才到。荷蘭文獻記載:「他們之所以逃亡,是因為兩年來西班牙人不但對他們的勞役沒有酬報付款,還經常無理地打他們。」這段文字出自西班牙敵人的描述,可信度難免存疑,而恰好一個月後,這6個菲律賓人又和荷蘭東印度公司的5個奴隸、一個中尉的僕役,搭船逃離大員港。他們的行動也許可視為是對西班牙與荷蘭統治的反抗。

西班牙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1632年寫了一篇關於臺灣島情勢的報告,討論西班牙人在臺面臨的種種問題,並提供其建議。譬如他建議從馬尼拉引進公馬與及母馬,因基隆、淡水非常平坦,而馬匹的用途很多。又建議從馬尼拉載運婦女來基隆,因為菲律賓有一些守寡的西班牙婦女,而基隆據點的單身男性太多,希望他們可以「一起為國王的這片土地繁衍子嗣,並解救這些寡婦與孤兒以及這些與原住民女性住在一起的單身男性們的靈魂」。但他卻希望將臺灣的菲律賓人送回菲律賓,因為在臺灣的菲律賓人太可憐了。Esquivel提到:

    要讓可憐的菲律賓原住民免於煩惱,因為他們離開家鄉而服兵役,為了守衛異地,像奴隸般在基隆服務,西班牙占領此地已有7年的時間,他們與自己的子女、妻子、耕地分離,等到回去時,再見到妻小,很多人已因饑餓而遭販賣為奴,這些狀況使他們沮喪。

傳教士舉了三個例子,如上文提到16316個逃到大員港的菲律賓人,其實是5名卡加揚人與一名塔加鹿(tagalo1的鐵匠,他們想逃回菲律賓。又根據調查,1632年前後有多達17名在臺菲律賓原住民逃跑,帶著一些火器,強占了一艘前來基隆港貿易的唐人船隻,結夥逃到巴布延(babuyanes)群島,這個群島位於臺灣島與呂宋島之間。同一時期,一名菲律賓原住民帶著盔甲與長矛,逃往基隆山區,被西班牙人抓回來吊死。傳教士還聽到其他菲律賓人在咒罵,他認為這些咒罵是有道理的,因為沒有減少他們的勞務,也不讓他們回到菲律賓的家園,使這些菲律賓人生活在無望與怨恨中,他們有些人是被用「只要勞動兩個月就可以回家」的說詞騙來的,有些人則是犯罪被罰在戰船中划槳,在臺灣刑期滿之後,卻因為沒有人接替他們的工作,而以工人的名義留在基隆。

Esquivel認為要解決在臺菲律賓人的生活困境,最可行的辦法就是將他們遣送回菲律賓,然後雇請唐人在基隆工作。不過這個建議沒有被西班牙官方採行,在西班牙人統治基隆後期,1639年基隆堡壘的駐軍司令感嘆只有西班牙士兵與砲手只有四十幾人,卻有80Cagayan人在據點,但缺乏軍事訓練。換言之,在這個時期,基隆的西班牙堡壘裡,竟然是菲律賓人多過西班牙人,而駐軍司令還要求再增派20Pampanga人。為什麼是Pampanga人呢?1940年有一份基隆駐軍的清單,可說明此一問題。當時基隆堡壘共有60餘名西班牙士兵或水手,另有22Pampanga人,96Cagayan人以及6名奴隸。西班牙資料特別強調這些Pampanga人是鋸木工、木匠、採石工、或石匠。與Cagayan人相比,西班牙人認為Pampanga人是有技術的工匠。

1642年荷蘭人攻擊西班牙人在基隆的堡壘,當他們在和平島海岸登陸時,面臨西班牙守軍的攻擊,這時站在前線,為西班牙王國的榮耀而戰的士兵,共有12名西班牙人、8Pampanga人和三、四十名馬賽人弓箭手。是菲律賓與臺灣的原住民幫著西班牙人作戰,當然,在荷蘭的陣營裡也有臺灣原住民助陣。幾天後,西班牙人投降,荷蘭人共俘獲446人,其中115名西班牙人、62Pampanga人、93Cagayan工人、42名婦女、116名奴隸以及18名兒童。其中奴隸也可能以菲律賓人為主。這些人被轉送至大員港,有些再送至巴達維亞,10個月後,有些人回到馬尼拉,但人數不詳。

西班牙人在基隆、淡水的16年歲月裡,菲律賓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至少他們在臺灣的人數多過西班牙人。菲律賓人也許在史前時代已來臺灣,但17世紀初的數百名菲律賓士兵與工匠,可能是最早來臺工作的菲律賓人。作者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

【參考書目】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臺灣早期史研究》,臺北:聯經,2005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占領前期的臺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臺灣文獻》第61卷第3期。

 

【注釋1】Tagalo是呂宋島中、南部流行的語言,此一鐵匠應是此一區域的人,Tagalo也是現代菲律賓的官方語言。